Posts made in 5 月, 2022


龍應台/初眼──30年文學經典《孩子你慢慢來》初為父母生命第一堂課 2022-05-27 08:30 聯合新聞網/ 龍應台。記者潘俊宏/攝影(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文/龍應台讀者見面會結束,長長的人龍排起來,等著作者簽書。簽書的我習慣在簽下名字後抬頭看讀者,用眼睛和他打個招呼。人太多,無法交談,但是至少有眼神交會的剎那,那是沉默的相知。 抬頭一看,她的眼睛噙著淚水,強忍不讓淚水滑出紅了的眼眶。 她是最後一個,顯然等了一個多小時,特意留到最後曲終人散的時候。 把她帶到靜室一隅,沒有人了,她讓大把大把眼淚流下來。 我擁抱她抽搐的肩膀。 其實不用說話,已經知道她的委屈。所有做了「媽媽」的年輕女性,都在人生的羅網中掙扎。突然之間,她的「自己」不見了,而且人們認為她的「不見了」理所當然。明明是一種靈魂和身體的「繳械」,明明「繳械」是痛苦的,但是全世界為你歡呼,說你是「偉大的母親」。 愛,不見得不痛苦。...

Read More

林懷民/散戲之後


Posted By on 5 月 27, 2022

【當代散文】林懷民/散戲之後 2022-05-27 01:35 聯合報/ 林懷民 1979年,剛結束《薪傳》首演,準備首度赴美國演出的林懷民。(圖/姚孟嘉攝影) ▌煙火照亮窗口蔥頭圓頂的東正教教堂 接到莫斯科契訶夫國際戲劇節的邀約,我盯著信函,久久無法置信。冷戰時代俄羅斯一直是遙遠的地方,心理上的距離比月球還遠。那是二○○五,蘇聯解體已經十四年,我仍覺得不可思議。 我們真的去了。《水月》轟動莫斯科。我發現一家喬治亞餐廳,有歌手駐唱。最後一場演完,我請舞者去喝酒聽歌。跟著喬治亞民歌的錄音演出《流浪者之歌》十幾年,第一次見識喬治亞人現場高歌,大家都非常開心。更開心的是演完了,我們不馬上回家,多住三天,玩瘋了──因為不覺得會再到俄羅斯,出發前就自己出錢,訂好紅場旁的旅館。臨行前夕,碰到節慶,煙火照亮窗口蔥頭圓頂的東正教教堂,窗子被震得喀啦喀啦響,大夥兒在房間興奮狂叫。...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