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made in 3 月, 2022


對折書 / 陳栢青


Posted By on 3 月 15, 2022

對折書 / 陳栢青   有一段時日,我去參加瑜珈班,總從「對折」這一姿勢開始。那讓後頭運動像場打包,想像腰際有條虛線,跨那凸凸髖骨橫過。(若年紀大了則腹肉坦出而髖骨隱沒,是為年齡的地殼運動。)想像身體從那處摺疊,一個長長的吐氣必須把肚裡胸中的氣體吹出(視覺畫面裡,胃囊若癟了的氣球,肺泡顆顆齊縮陷像是那每回看到就忍不住按壓的透明氣泡墊,耳邊還發出啵啵啵啵聲響),腰際折出線條並攔腰疊起。瑜珈老師這樣教我們,從身體開始。回到身體。 但為何身體的對折是自腰際髖部始?我知道另一種對折方式,也許可藉髮線為標記,但求頭皮上有一分中線,筆直向下沿山根過鼻頭,和人中取得短暫的相連後,還要露齒笑笑看看是否與門牙齒縫重,他們會在尖削的下巴取得一基準,就是這一條鉛錘線對分身體兩邊,你看我們身體,四肢相對,肋骨兩邊相批垂蜘蛛八爪,髖骨若蝶,而臟器有左便有右,肺如蛾翼張,膀胱則像兩個相連的水槽,講左右液壓平衡,更別說腰子或睾丸。身體有一種對稱性。 但是對稱的,卻不能對折。...

Read More

土撥鼠私語 / 王盛弘


Posted By on 3 月 15, 2022

土撥鼠私語 / 王盛弘   配合著確鑿的雲圖,氣象播報員說這一季始終不願下台的陽光,和篡了位便打算獨裁的雨水,都是受了來自南美洲秘魯沿岸洋流的指使;那裡的海洋熱得方寸大亂,蒸汽盒如霧,自海平 面倉皇逃逸…… 氣象播報員指著身後的藍幕,假想上面有經線緯線五大洲七大洋和無數的島嶼,卻老是心虚地看著跟前的電視畫面找不到方位。他窘迫極了,真該給他一個點頭微笑像體恤初上講台的老師。但是,聽不懂教我如何裝心領神會?還好捕到了幾句話:「因為這股暖流通常在聖誕節過後發生,所以早在兩百年前,來往於當地的水手便叫它做『聖嬰』。」聖嬰從一地的洋流變化,影響了全球的氣候,我們的這個小小的島嶼不能倖免,這個島嶼上繁盛如鼎沸的北部盆地也沒錯身而過。 都是聖嬰惹的禍?這個冬天,陽光的權力欲無限膨脹,說他不累不願輪休更不會退休;總在春天發情的珊瑚樹,等不及地早熟了;二月受精的芒果樹,也提早一季招蜂引蝶,產下私生子。都是聖嬰惹的禍?好不容易溫暖的冬天走了,睡步而來的,卻是潮濕的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