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仔坑社區早開發之地為健民路與健行路交叉處,目前亦保留舊街風貌,許多賣雜貨、蔬菜、魚肉、小吃等商店林立,仍保有早市交易,同時在附近的籃球場亦聚集相當數量之流動攤販車輛,形成小型菜市場,對原有商店衝擊不小,921 大地震後,社區有不少舊式建築倒塌,但巷道內尚有部份老厝。
竹仔坑社區內最大聚落應是銀聯一村之眷村聚落,此區上午有流動攤販聚集形成早市,下午有小吃攤販,附近居民多以此時聊天見面,更有老先生,老太太坐在籃球場旁聊天、乘涼,目前銀聯一村已隨眷改條例改變而拆除,未來將有全新風貌呈現。

竹興宮的神祇故事

竹興宮是竹仔坑居民最主要得信仰中心,宮裡恭奉:主神北極玄天上帝、天上聖母、九天玄女、華陀仙翁、孔明、包公、太子元帥等眾神。在竹興宮中,幾乎各種領域的神明都有!神明們各大顯神威,讓竹仔坑每天都很平安,而大家皆有求必應!
據耆老口述:早期竹興宮的神明都很靈驗!許多的神蹟也說不盡,例如早期醫學不普遍,華陀仙翁經常會被恭請到其他鄉鎮供各地信徒請示醫病,傳說救人無數,因此竹興宮的華陀仙翁經常與辦事的里民〈乩童〉出勤。華陀仙翁有一次出巡到霧峰區北柳里時,當地居民以一仙逝者姓名向華陀仙翁請示,華陀仙翁隨竹興宮繞境活動即指示當事人已往生,但請示家屬卻硬稱未往生。經查詢他們的目的只是要試看看華陀仙翁是否真的靈驗。因為這個玩笑,或許是仙翁醫病的因緣已盡,仙翁指示不再出巡醫病(衪說:緣已到)。從此宮內的仙佛也不再讓民眾請示及外借到其他鄉鎮。竹興宮慢慢不再像早期那麼興盛,現在只是竹仔坑社區居民的信仰中心。
每年的農曆二月是竹興宮一年一度最盛大的繞境活動,雖然竹興宮廟不大,但是每次的繞境都約有七、八百人參加,也是竹興宮聚集最多人時候。

被遺忘的土地公

台灣各地都有土地公,而每位土地公都有他不同的故事。土地公是和我們最親近的神明,在我們的竹仔坑社區裡,大家都稱祂為-伯公仔!在鬧中取靜的山腳巷中,也有一尊不知何時被居民遺忘的土地公。但他還是盡忠職守保佑著上山工作的竹仔坑居民,而祂的傳奇故事遠流傳於早期居民耳中,年輕一輩的社區居民,多半早已不清楚。
山腳巷 4 號旁的土地公廟後面,現在是一棵榕樹與龍眼樹結合在一起的大樹。據社區耆老說:清朝時,這裡原本是一棵非常大的楓樹,從以前到現在,大樹下一直有不少人來拜拜。
據社區耆老表示,某次村中發生了大水災,這次的水災是因為玉帝下令要以山洪水滅村,但土地公不忍心居民受苦。傳說有人在洪水來之前,看見一位身穿員外服的老公公手拿香頭,在溪床插出一條彎曲的路線。水災後,居民才恍然大悟!因為大水的流動路線,即是老公公插香頭的路線。
但在大水災過後沒多久,楓樹被雷電擊中焦死了,園主於是在原地擲筊請示,希望在楓樹旁邊的龍眼樹下繼續參拜土地公,擲得土地公三個神筊同意,因此園主在龍眼樹下拜土地公拜了幾十年。也不知何時榕樹代替了龍眼樹,亦不知何時人們把祂(土地公)忘記了,現在只剩園主每天去上香,因此稱祂為「被遺忘的土地公」。
不久前園主經指示在大樹前為土地公蓋了一間小小的土地公廟,並且請雕刻師傅幫土地公雕刻了一尊神像,非常莊嚴。其實每位土地公都不分晝夜的巡視我們的社區,守護著我們住的這塊土地,讓社區居民平平安安。祈求被遺忘的土地公,能再恢復以前的參拜人潮!

義士碑

這是居民與軍方紀念蔡恆懷先生,在一次山洪爆發時,捨身搭救前往實習打靶學生時不幸罹難,將他的義行流傳下來。

草湖溪

草湖溪位於台灣中部,屬於烏溪水系,為大里溪支流。流域分佈於臺中市南部,包括霧峰區東北半部、大里區東南端及太平區南端。1999 年發生 921 大地震,車籠埔斷層行經於竹仔坑健民橋附近,該橋是橫越草湖溪,河床被抬升約 2 公尺高,出露錦水頁岩,並且在河旁有該斷層露頭。
草湖溪地質主要為砂頁岩互層,地質狀況不佳,附近擁有的稀有動物包括鱸鰻、爬岩鰍、台灣草蜥、大冠鷺等,當地並無特殊的觀光休閒及農業資源,目前暫不影響生物的棲息環境,河段水質目前不符合水質標準,總磷量濃度屬於優養可能的範圍內,應避免人為污染。

牛角坑溝

牛角坑溝為大里區、太平區交界處,全長約 2.7 公里,屬於一般野溪,沿途流經大里、仁化工業區,最後排入頭汴坑溪,多年來每遇大雨,兩旁民眾飽受淹水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