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前,有一位咚咚的病患,他是一名略為智障的小孩,不幸又罹患氣喘,來門診治療一段時間後,氣喘發作的頻率明顯減少了,卻斷不了根,常常因在學校偷吃了零食又誘發哮喘而痛苦不堪,還好脈診都能提供線索發現咚咚違規的行為並找出病因,其父母終於下定決心停止咚咚零用錢的供應,果然氣喘不再發作了。 

然而半年後,咚咚的父母打電話到門診告訴我「醫師很抱歉,我們想停止治療」。「咚咚忍不住想吃零食,因而在學校偷竊其他小朋友的零用錢」。  這不是我第一次被「無明」打敗,之後也屢見不鮮,我理解這對父母的愛子心切,以及習性的力量,卻像薛西弗斯般日復一日地必須面對這個課題,而且無法迴避這個無解的難題,因為這就是真正的病因與「生、老、病、死」終極的根源。

很抱歉!我們想停止治療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