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裔的S是日本京都大學教授,2004年離開台灣就任前夕,到門診接受我的診療。在一周的治療後,他率直的告訴我,多年的失眠一點兒也沒有改善。我也明白的回答他,脈診中見到的問題並沒有因經方的治療而消失,可見病因仍再持續累積中,最常見的原因是飲食禁忌施行的不徹底。所以我請他將每日飲食紀錄下來,隔週當做作業交給我批閱。 果不其然,作業中發現了許多盲點,而S根據我的建議,嚴格的勵行。 

隔週起,S終於可以一覺好眠,再服用一個月的漢方之後,失眠從此遠離他的生活。 

前往日本前的最後一次門診,S問我還有什麼建議嗎? 
我提醒他可以去參加內觀的十日禪修課程,除此之外,重要而關鍵的醫囑,我在第一次門診時都已仔細交代清楚,需要的是實踐而非重複講解。 多年來,S屢屢往返於台日之間,卻不曾再回來就診,只託人轉達他的感謝,答謝內觀與醫囑對他身心健康的幫助。

別了!醫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