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執筆人:莊淇銘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教授

執筆人:莊淇銘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教授

教授「生死學」課程時,有學生問:為什麼社會上會出現「生前契約」的現象?一個人的後事,不是都由子女負責嗎?」跟同學說:那是農業社會的觀念,從「未來學」的觀點,人類進入不同社會,就會產生新的觀念。比如,在農業社會出現「養兒防老」,現在有多少父母會指望兒女來養自己。有父母跟我說:「不要被小孩啃老就好了!」

「生前契約」的意涵,是指身後事要自己負責,不要再如同農業社會,將後事交給下一代負責。也就是說,辦理個人後事的費用,先準備好,然後,跟負責的公司簽約,讓該公司處理生命最後的一站的事務。再跟學生說:「生前契約」是第四波知識社會的產物,人類進入第五波後,會出現「人生契約」。同學問:什麼是「人生契約」?「人生契約」比「生前契約」則更進一步,不止要自己負責身後事,要為自己一生的生活費用負責。「人生契約」的內涵就是,在進入職場後,生命中的各階段,包括退休後的生活以及簽定「生前契約」的費用都自己負責。

同學問:為什麼會產生這新觀念?回同學:兩個主要原因。其一,少子化。其二,生命意義。在少子化的情況下,上一代將自己的生活費用讓下一代承擔,對下一代而言是不可承受之重。試想,連在兒女眾多的農業社會都會出現「久病無孝子」,更何況現在少子化如此嚴重的社會。未來,下一代無法承擔上一代的費用時,上一代當然要為自己的費用負責。想想,一個人如果生命中的每個階段都能自己承擔,自然不會造成家庭之社會負擔。

生命意義。人既然稱為「萬物之靈」,那請看地球上的各種動物,幾乎出生後,沒多久,一生都靠自己過日子。人既然稱「萬物之靈」,那為自己一輩子的費用負責只是如同動物而已。是以,應該提升「生命意義」,除了照顧自己還能照顧他人,服務社會。

德國目前是世界第一大出超國,人民生活頗為富裕。然而,德國的家長信奉「再富也要『窮』孩子」。他們的理由是,沒有壓力被寵壞的小孩缺乏自制力,且不易培養獨立自主開創挑戰的能力,長大後在社會上的競爭力降低。德國的家長認為,孩子早晚要離開父母去自闖一片天地。與其讓他們面對挫折時,失意惶恐無助,不如讓小孩在成長過程中就多吃些苦,培養出正面、積極,開創人生的能力和本事。

在這樣的教養思維下,德國的小孩認為,父母的財產是父母的,子女不應該希望從父母那裡得到多少遺產。他們認為要像父母親有多少財產,要靠自己努力奮鬥,甚至可以比父母更為出色。同學充滿熱情的說:我要好好簽定我的「人生契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