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1日-6月3日,在瑞典塔爾伯格,由北京國際交流協會可持續發展專業委員會和北極光基金會聯合主辦的“思連湖畔·2017”聚會成功舉行,這是一場以“所謂人性,其意為何”為主題的高級別小型論壇。

參與此次論壇的嘉賓有:專委會榮譽會長、北極光基金會聯合創始人克裏斯托弗·莊,北極光基金會聯合創始人博·艾克曼,北極光基金會CEO西蒙·瓊斯,聯合國前副秘書長楊·埃利亞松、因加-布裏特·阿勒紐斯,拉脫維亞前總統瓦伊拉·維基耶-弗賴貝加,蘇格蘭考德城堡領主安潔莉卡·考德,羅馬俱樂部主席安德斯·維克曼,沃爾沃副董事長漢斯-奧諾夫·奧爾森,迪斯蒙·圖圖和平中心受託人科林·瓊斯等。

5月31日午後,塔爾伯格細雨紛紛,前幾日萬里無雲的晴朗仿佛被收藏,漫天烏雲遮蔽天空,淺灰色鋪滿世界,似乎與當天的論壇主題隱隱相合。當嘉賓們依次步入格林藝術中心大廳,四周簾幕低垂,燈光昏暗,《巴赫大提琴變奏曲2號》漸漸響起,緊隨其後的是三強的獅子吼,與會嘉賓們逐漸沉浸入這深沉氛圍,整顆心都靜默了。莊會長此時發問: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在人世間,在這個當下,這個世界局勢中,我們生活在這裏?又進一步問道:為什麼我們有這麼多的充滿著智慧、經驗、美麗心靈的靈魂會聚集在這裏?聚會的另一位發起人博·艾克曼則引領著嘉賓們再度回憶去年斯瓦爾巴島的海灘,並由此聯想到英格瑪·博格曼的影片《猶在鏡中》的法羅小島(就在哥特蘭島北邊)。而《猶在鏡中》揭示的正是人類的生存狀態,在現實與非現實間切換。“那麼什麼是現實呢?”博·艾克曼問道。

短暫播放《猶在鏡中》後,與會嘉賓自由分組,分享來參加此次論壇的原因。當大家重新回到座位之後,北極光基金會CEO西蒙·瓊斯說:“我們要把外表一層層剝掉,把面具摘掉,讓我們能問自己,為什麼來這裏?人性是什麼?”他也號召與會者“選擇去追尋我們心的嚮往。一起坦誠的問自己,為什麼我們出現在這裏。在接下來幾天裏,我們會共同形成一股意識,我想這是世界需要的一股新的思想和意識,能夠幫助世界。”

 

接下來播放的影片是《現代啟示錄》節選,與會者來到越戰熱帶叢林的河流之中,被餓殍、浮屍、瘴氣包圍,被不知隱藏於何方的毒箭瞄準……這影片勾起嘉賓們對於人性的思索,特別是有關人性中的“黑暗”的反思。

有多位嘉賓曾經親涉戰場,在路遇士兵交談時,聽到士兵說:“我沒有殺人,我殺的是敵人。”這樣的談話令人震動。大家談到人類歷史中發生過的種種暴行與黑暗時刻,談到需要有一個保持人性良善的環境,要去教導愛別人,要去聆聽不同文化不同價值之間震動的聲音。一位嘉賓分享了自己四歲外孫女看到新聞中的戰爭報導,看到難民流離失所,看到員警與市民之間的衝突,孩子說:“這一切都是關於權利和金錢。我們也搬過家,像那些難民一樣,我們應該好好分享我們的資源,這些人應該被照顧。”有兩位嘉賓分享了作為納粹成員的家人,他們所走過的曲折的心理歷程。一位花了很長的時間,離開自己現有的安穩生活,重新去瞭解自己的長輩在成為納粹前後的經歷,看到他們所經歷的黑暗時刻;另一位則談及如何從發現家人的秘密,感到信仰破碎,到重建自身信念的過程。他說:“叫做納粹的、罪惡的……這樣的罪行也在我們身上發生。我們內心有一個固定回路,常常這些無知造成我們的行為,如果你真正瞭解自己在做什麼的時候,你就一定知道自己的行為模式。也就是說,我覺得如果你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你不會走向黑暗。”有嘉賓提出:既要去面對恐怖和殘酷,也要發揮想像力,不斷去學習。最後,博·艾克曼發出倡議:歐洲應該與中國進行建設性的全面合作。

 

6月1日晴空萬里。 上午的會議在LUMO演奏的《莫紮特D大調第二十號弦樂四重奏“霍夫邁斯特”K499 I & II》中揭開帷幕。莊會長給大家分享了當年去泰緬邊界救助災民的經歷。他講到在三塔地區,泰國僧王怎樣通過不斷募資建佛廟和佛塔把人間地獄變成天堂的過程。提到自己“一直對人性持有一個非常客觀的理解,就是你無法消除黑暗,而如果點亮光芒,黑暗自己就能退去。”在莊會長故事的啟發下,與會嘉賓紛紛談及對光明的看法,認為可以讓自己成為光明,分享光明,而且必須付出一生的努力。嘉賓們還將此次塔爾伯格之行稱為一次“朝聖之旅”。在集體討論的最後,大家聽到一首古老的波斯詩歌:請給我光明/請點亮我的心/點亮我的皮膚/血液/以及我的靈魂/給我很豐富的光/讓我也成為光。

 

下午的討論以分組的形式進行,各組選擇了具有歷史代表性的人物,來討論這個人物身上體現了人性中的什麼?當大家重新圍坐一堂,發言便圍繞著如何發揮人性中的建設性而展開。羅馬俱樂部主席安德斯·維克曼為大家導讀了赫拉利的《人類簡史》一書,並由此引發對科技倫理的探討,特別是人工智慧的高速發展如今已經成為人類世界不可逃避的現實。眾多與會者指出在應用和開發人工智慧方面需要非常仔細和小心,需要認真思考我們面對的機會和威脅。

當晚與會嘉賓與專委會部分會員一同參加了在雷克桑德教堂舉行的音樂會。大家在這裏共同傾聽了來自不同國度音樂家的演奏,既有中國的嘯樂和民歌,又有瑞典的民間樂器和歌曲,還有嚴肅的西方古典音樂和教堂音樂,感受到跨越民族、國家、時空的心靈共振,感受到回歸共同家園的感動與快樂。開場的時候,當一支本地的樂隊,由男女老少組成,演奏著歡快的小提琴曲,從教堂外走進大廳時,莊會長說:“……我淚流滿面。剛才音樂奏起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我找到了(人性的意義)。我回到家來了。各位都是我們的家人。我們都在人性的真諦——愛的串流下,我們在一起。她是切割不了的,她是無法分離的。那麼樣的真誠,那麼樣的美麗。”

北極光基金會聯合創始人、北京可持續發展專業委員會名譽會長莊老師致辭

 

在音樂會上,聯合國前任副秘書長楊·埃利亞松博士發表了《所謂人性,其意為何》的主題演講,他指出:“人性”(Humanity)這個詞既指“人類”,所有人都是人類;又指“人性”,是價值、慈悲、團結。雖然當今世界面對各種各樣的困難和挑戰,但是希望在於年輕人、女性、科技與國際合作。我們必須要能夠維護多元性與包容性,從而解決世界上分歧的問題,因為我們人類是一體的。

聯合國前任副秘書長 揚·埃利亞松博士

帶著從音樂會中獲得的感動回到塔爾伯格,第三天的會議從德吉措的一首中國民歌中開始。嘉賓們圍坐一圈,分享著音樂會對靈魂帶來的震動。話題轉移到了孩子,紛紛開始思索作為大人,可以為孩子們做些什麼?可以給孩子們帶來什麼希望?為了孩子,我們必須主動去改變。而面對當前世界上分裂的力量,我們需要重新團結起來,結成新的鏈條,把這次會議視為我們最後的機會,去共同努力。

 

有嘉賓引用了這張因逃難溺亡在地中海上的敘利亞小男孩的照片

 

接下來,聯合國前任副秘書長因加-布裏特為大家做了電影《利維坦》的導覽。她談到了小人物的命運,特別是在腐敗與權力之前,人性是如何被剝奪的。她回顧了在聯合國擔任官員期間與腐敗問題的鬥爭;並概述了柏拉圖、蘇格拉底等哲學家對道德的思考。最終得出“人不能只受法律約束,必須受道德約束”的結論。與會者也針對這個問題紛紛發表各自的觀點,雖然有對現實的批判和揭露,更多的則著眼於如何改善和解決,歸根到底,在法律制約之外,更重要的是“倫理框架”和道德規範。

 

在談論了生命不可承受之輕與受苦的意義之後,與會者以非常積極的視角提出:“身為小人物,我們也能夠為人性做出貢獻。我們可以去發揮人性尊嚴,能做的非常多,不用抱怨,而是去瞭解我們能做什麼來幫助世界。”而且也追溯了達爾文的學說,指出:“達爾文說過,最具有同情心的團體,就是最能存活下去的團體。我希望自己深深相信這句話。如果要具備人性的話,我們必須要回到原始本能,這是我們的生存必須要的。”

 

在當天會議的最後,西蒙提出:我們身處不斷變化的時代中,北極光這艘船在流動中不斷調整風帆,堅定勇敢的航行下去。北極光基金會將邀請更多人共同來參與,來思考人類人性的演化,擴大我們的思維,到達一個更高的思維境界,真正從我們身上找到解決問題的答案,因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以我們要不斷學習這些道,這些對話也會不斷持續下去。莊會長說:“我花了四十年見證了人性的核心真諦。一個方面就是總統說的,努力服務世界,幫忙人類世界讓她更美好。這是真正從內心中流露出來的人性存在的狀態和價值,是感性的見證;第二個就是科林先生所說的,回到人類真正的天性,不是添加了的人性,而是人本來的天性。這是理性的見證,是理性分析,邏輯見證。因為人類存在於宇宙,不只在地球,在整個宇宙,這麼多物種競爭中,必須有一種競爭的能力,但同時還要有和諧共生的智慧和素養。我相信這些素養,一定存在於我們人類天性的DNA裏,就像科林先生剛才說的。然後還需要有創造力。創造力其實是非常罕見的,非常有高度,很殊勝的東西,而博通過音樂會讓大家感受到了。”博則總結認為:“一帶一路”是非常好的倡議,應該擴展到更多的地區。他提議大家回家以後去聽聽貝多芬第七交響曲,因為從中可以“體會超越未知是什麼狀態”。

6月3日,整個塔爾伯格小鎮充滿著依依惜別的情緒。莊會長贈予所有參會嘉賓一個小小的葫蘆,祝願大家的生命在無限宇宙中不斷進化和成長,也感受內心的光芒不斷放大、彼此相連。博總結說:當我們靜靜的與自己的靈魂坐在一起,去進行自我探索和自省,這是我們必經的路程。我們必須瞭解到自己是誰,才能夠忠於自己,並通過與世界的交流,來考驗我們的價值觀。馬上世界上就有80億人口要共同生存在一起了,這是我們的命運,我們必須思考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共存。我們知道人性並非完全美好,但我們需要走入真實的世界,去建立起實際的鏈接。知識上、音樂上、藝術上的連接是很好的起步,但是還應該建立起更廣泛的更大的團結。

會議的最後,莊會長將金色的哈達轉贈給拉脫維亞總統,他說:“我要把宇宙的光與總統交換,希望明年在拉脫維亞聚會。”

 

原文出處: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