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別海岸線-送友人南返擔任新職    范揚松

意念半醉半醒之間,始終捕捉-
不住陌生卻熟悉的身影,胸如潮湧
浪落,在礁岩遍佈的海岸線,守候
眺望蒼茫天際,瞳孔插上盛開玫瑰
而澀苦的鹽已爬上背脊,爬上臉
爬上額頭,皺紋用深度注釋著-
漂泊與滄桑是明日的旅程

難以放手,一條斑駁的纜繩
纒繞漁人碼頭,繫住深藏的回憶
我是山誰是水,山水相逢在天涯
我是岸誰是浪,浪花撲在沙灘上
我是海誰是船,搖晃顛簸到遠方
惜別的海岸線拉不回遞變的風景
笛鳴嗚咽,催促嘩嘩滾滾水聲

忘了酒精的濃度,喉嚨仍在燃燒
燒炙的感覺恰恰是你離去的體溫
能否抵擋漸重的寒意,浪濤又響
呼嘯的風飛過髮茨,越過夜央
越過排排不語的楊柳──或許-
越過淡水,越過濁水溪,越過
安平港,你已進入暖暖的愛河流域……

(寫於201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