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花落總關情        范揚松

榮光幻影在華麗中閃爍浮—沉—
辱忍多時的聲響已然瘖瘂在迴廊
不堪回首,摀住初癒的傷口歌唱著
驚心長嘆,一顰笑可泯多少情仇—

閒晃晃的家園,回憶漸次銹蝕,且—
看燦爛春光,演繹冷暖難測浮世繪
庭院深深,藏著歲月斑駁的滄桑
前世今生,總有烽火不羈的旅程
花蕾啊,在岩層裡掙扎而挺立著
開得優雅,開得羞澀,聽—聽—
花瓣忙著翻譯整個季節的腹語
落地有聲?卻又隨風遠颺—

(榮辱不驚,閒看庭前花開花落;
去留無意,漫觀天外雲捲雲舒 )

去了地平線盡頭,捨不了山的雄偉
留下潑灑雲彩,瀑布般掛上雲端
無心飛雁,雙翅撐開天空的浩瀚
意外驚見,你的飛翔已成蜿蜒山勢

漫漫寒夜,誰在山巔提一盛盞燈
觀自在啊—心在光的溫炙裡發酵著
天斗傾斜,依著血流脈動而旋—轉
外表的花飾,迎風隨著鼓聲而踩踏
雲中誰寄錦書,殷殷綉著昨夜纏綿
捲起珠簾,娉婷女子自窗櫺走過
雲海起波濤,在眼眸裡汹湧不已
舒展卷軸,竟成汪洋恣肆的山水…

(寫於2011.6.4崑山、深圳旅程中,修訂於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