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物最相思 (外一首)        范揚松 

桃紅杜鵑,啼醒沈睡的花草樹木
蒄豆迸枝椏,在霜雪中探望天穹
滋生葱鬱山林,瞬間佔據春的視線
嶺南風光好,繽紛走出唐宋明清
北國之春啊—你是否仍尋尋—覓覓—

暖春沁入脈動,璀璨風景正上升
遲來的燕子,撲撲飛向海湄山巔
擊發一次又一次的想像—高度
曾幾何時,廣袤的天地已成潑墨
一枝筆,如何勾勒遠遠的楚楚身影

情願不勾勒,卻頻頻回首舊光景
聽君細細談,回憶烘烤著酥脆片段
許多淚光流淌在眼眸,口鼻與胸膛
輕採一心二葉啊—搥揉球球美人茶
取擷小杓,沸點滾燙著心事

從此,一口飲盡澀苦,回甘湧心喉
景物雖星移,我們在歲月裡梭巡—
最最相契的影像,一再交會又錯身
星相已迷離,憑藉模糊線索辨識
相思拉扯天際線,穿過江河越過島嶼…

(寫於2011、5、15 深圳DBA論文指導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