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賈誼論〉

Posted By on 3 月 27, 2018 | 0 comments


蘇軾〈賈誼論〉

非才之難,所以自用者實難。惜乎!賈生,王者之佐,而不能自用其才也。

夫君子之所取者遠,則必有所待;所就者大,則必有所忍。古之賢人,皆負可致之才,而卒不能行其萬一者,未必皆其時君之罪,或者其自取也。

愚觀賈生之論,如其所言,雖三代何以遠過?得君如漢文,猶且以不用死。然則是天下無堯、舜,終不可有所爲耶?仲尼聖人,歷試於天下,苟非大無道之國,皆欲勉強扶持,庶幾一日得行其道。將之荊,先之以冉有,申之以子夏。君子之欲得其君,如此其勤也。孟子去齊,三宿而後出晝,猶曰:「王其庶幾召我。」君子之不忍棄其君,如此其厚也。公孫丑問曰:「夫子何爲不豫?」孟子曰:「方今天下,捨我其誰哉?而吾何爲不豫?」君子之愛其身,如此其至也。夫如此而不用,然後知天下果不足與有爲,而可以無憾矣。若賈生者,非漢文之不能用生,生之不能用漢文也。

夫絳侯親握天子璽而授之文帝,灌嬰連兵數十萬,以決劉、呂之雌雄,又皆高帝之舊將,此其君臣相得之分,豈特父子骨肉手足哉?賈生,洛陽之少年。欲使其一朝之間,盡棄其舊而謀其新,亦已難矣。爲賈生者,上得其君,下得其大臣,如絳、灌之屬,優遊浸漬而深交之,使天子不疑,大臣不忌,然後舉天下而唯吾之所欲爲,不過十年,可以得志。安有立談之間,而遽爲人「痛哭」哉!觀其過湘爲賦以吊屈原,紆鬱憤悶,趯然有遠舉之志。其後以自傷哭泣,至於夭絕。是亦不善處窮者也。夫謀之一不見用,則安知終不復用也?不知默默以待其變,而自殘至此。嗚呼!賈生志大而量小,才有餘而識不足也。

古之人,有高世之才,必有遺俗之累。是故非聰明睿智不惑之主,則不能全其用。古今稱苻堅得王猛於草茅之中,一朝盡斥去其舊臣,而與之謀。彼其匹夫略有天下之半,其以此哉!愚深悲生之志,故備論之。亦使人君得如賈生之臣,則知其有狷介之操,一不見用,則憂傷病沮,不能復振。而爲賈生者,亦謹其所發哉!(謹慎地對待自己的立身處事,人要有才,還要有所忍耐、等待,才能使自己的才能得到發揮)

說明:

賈誼(前200—前168),世稱賈太傅、賈長沙、賈生,洛陽(今河南洛陽東)人。西漢初期的政論家、文學家。年少即以育詩屬文聞於世人。後見用於漢文帝,力主改革,被貶爲長沙王太傅(因當時長沙王不受文帝寵愛,故有被貶之意)。後改任樑懷王太傅。樑懷王墮馬而死,自傷無狀,憂憤而死。賈生:即賈誼。漢代的儒者稱爲「生」,如賈生、董生(董仲舒)。

賈誼「懷才不遇者」,鬱鬱而終。前人大多惜賈生之才,而斥文帝誤才之庸。如:

李商隱〈賈生〉:「宣室求賢訪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宣室:西漢長安城未央宮前殿的正室,此指漢朝朝廷。)

蘇軾卻一反《史記》以來許多史家、學者對賈誼懷才不遇的肯定論述,從賈誼自身的角度進行批判,分析賈誼悲劇產生的必然性。

【註釋】

1.所取者、所就者:指功業。

2.可致之才:能夠實現功業,抱負的才能。致,指致功業。

3.賈生之論:指賈誼向漢文帝提出的《治安策》。

4.晝:齊地名,在今山東臨淄。孟子曾在齊國爲卿,後來見齊王不能行王道,便辭官而去,但是在齊地晝停留了三天,想等齊王改過,重新召他入朝。事見《孟子·公孫丑下》。

5.豫:喜悅。充虞,孟子弟子,蘇軾這裏誤爲公孫丑。

《孟子.公孫丑下》:孟子去齊,充虞路問曰:「夫子若有不豫色然。前日虞聞諸夫子曰:『君子不怨天,不尤人。』」曰:「彼一時,此一時也。五百年必有王者興,其間必有名世者。由周而來,七百有餘歲矣,以其數,則過矣;以其時考之,則可矣。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當今之世,舍我其誰也?吾何為不豫哉?」

6.夫絳侯親握天子璽:絳侯,周勃,漢初大臣。漢文帝劉恆是劉邦第二子,初封爲代王。呂后死後,諸呂想篡奪劉家天下,於是以周勃、陳平、灌嬰爲首的劉邦舊臣共誅諸呂,迎立劉恆爲皇帝。劉恆回京城路過渭橋時,周勃曾向他跪上天子璽。

7.諸呂作亂,齊哀王聽到了消息,便舉兵討伐。呂祿等派灌嬰迎擊,灌嬰率兵到滎陽(今河南滎陽)後,不擊齊王,而與周勃等共謀,並屯兵滎陽,與齊連和,爲齊王助威。周勃等誅諸呂后,齊王撤兵回國。灌嬰便回到長安,與周勃、陳平等共立文帝。

8.優遊,從容不迫的樣子。浸漬(ㄗˋ),漸漸滲透的樣 子。優遊浸漬:從容不迫,逐漸滲透。

9.遽:副詞,急速,驟然,迫不及待地。指賈誼在《治安策》的序中所說;「臣竊惟事勢,可爲痛哭者一,可爲流涕者二,可爲長太息者六。」

10.紆鬱:ㄩㄩˋ,委屈鬱結。趯然:超然的樣子。遠舉,原指高飛,這裏比喻退隱。

11.累,憂慮。必有遺俗之累:必然會不合時宜而招致困境

12.苻堅:晉時前秦的國君。王猛:字景略,初隱居華山,後受苻堅召,拜爲中書侍郎。

13.王猛被用後,受到苻堅的寵信,屢有升遷,權傾內外,遭到舊臣仇騰、席寶的反對。苻堅大怒,貶黜仇、席二人,於是上下皆服(見《晉書·載記·王猛傳》)。

14.匹夫:指苻堅。略:奪取。當時前秦削平羣雄,佔據着北中國,與東晉對抗,所以說「略有天下之半」。

15.狷(ㄐㄩㄢˋ)介:孤高,性情正直,不同流合污。

16.病沮:困頓灰心。沮(jǔ):頹喪。

17.發:泛指立身處世,也就是上文所謂自用其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