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長大,我們就不會太複雜

對決

光與闇的對決開始了。 在時空點勝負前,光要引導更多的人蛻變重生。 他們必須在人與人之間集結成串,並且暗藏在角落中……因為闇的數量與體積太過龐大。 闇主導了這個世界,奴役著成千上萬的棋子; 這些僕人互相攻訐、排擠,在惡鬥中成王,在王權中負傷; 不論他們如何負傷,死傷多少……卻永遠爬不到權力的頂端, 因為那個頂端只有無盡黑暗。    闇的工作就是讓他們敗壞,帶來更多死亡; 心靈或軀體的死亡。...

色慾貪

那個方盒子。   就是色慾貪。   盯著它看太久,眼球會塌落形成黑色的空洞。   喪失心功能。   眼睛的黑洞只能吸入色慾貪。   知道不能這樣,卻還是緊盯著那個方格。   ——– 【宇宙議事廳小記】   書中的內容非常龐大,應該是被太多當代思想植入的地球人突然一看會無法進入狀況。   但其實它的道理很明晰,就是在說人心的重建。   我一直覺得價值觀和內心比起物質來說更重要,因為當我們自己的內心都尚未清掃乾淨,就無法心物合一。  ...

失而復得

2007,2月1日。 感謝貼心的小個Q_Q 這個未完成的雕塑雖然很粗糙, 臉型和眼睛的細部我都還沒有修過。 材料是陶土。 不過本尊現在頭也斷掉了Q_Q 下次的雕塑作業我會更努力的。(自己給自己出了功課~噗 好像是在大二的時候還是大三的時候做的吧 (遠目 BUFFY,INC. 2007 CREATED BY...

2007年1月25日夢

身上穿著厚重的鎧甲,像日本從前武士穿的那種。 腰際上配著一把白色的武士刀,在刀鋒上有著奇妙的刻紋, 身型長長的,上面有漂亮羽毛,長的很像鳳的東西。   聲嘶力竭的重複吼著 “預備,發射。" 我負責的是投石機,巨大的木架和鐵盤,上面有烤的火熱的巨石。 夢中很重要的人有兩個,一個在前線,一個在我身後再遠一點的地方。 左右兩側是山,敵我在山谷中間狹長的草地打仗,我軍在地勢較高的上坡。 敵方依序是騎兵、步兵、弓兵。 我很接近前線,我軍前線是步兵和弓兵,我在中間偏前的地方, 後面還有巨型的弓箭放射器。...

偽善的王子

他用一種友善的態度假裝著, 所有人都拜倒在他那優雅的氣氛裡。   每個人都相信他很美好。 可是暗地裡他把大家當作一種工具,建立他名聲地位的工具。 他背判了大家。 在黑暗中恥笑為他心醉的人。 我舉著真相大白的棋子, 群眾仍然不相信我。 他們認為我和我的同夥才是犯罪者。 他們無視我同伴上那一道道凌辱的血跡。 「王子殿下是不會那麼做的。」...

道不同

你不懂我的牙語, 我不讀你的唇。 我們不相謀。

那些空氣帶走了我嘴上僅剩的水分 唇上的裂痕滲出了血 猶如曾被針線縫上般 一條一條明顯的刻痕 喉嚨卡了顆火球 已無力吐字 汗水也乾涸 我感到我將要消失在這片褐黃的大地 和在一起...

水中的人偶

一尊沒有生命的人偶立在湖中 水珠沿著軀體順而流下 湖面染成豔麗的紅 粉色、神秘、性感 透著光波 刮著微風 帶出假象幻想 縷縷不真實的風 輕輕撫動心臟 為了人偶悸動著 卻不知道 悸動的原因 為何。   <<裏:遺志>> 我陷入泥濘 無法脫身 無法自拔 我在泥濘裡 張著眼 以為還活著 可是身體已經壞死了 動彈不得 在泥濘裡 只能不斷幻想自己的國度 就算被淹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