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決

對決

54612388

光與闇的對決開始了。
在時空點勝負前,光要引導更多的人蛻變重生。


他們必須在人與人之間集結成串,並且暗藏在角落中……因為闇的數量與體積太過龐大。


闇主導了這個世界,奴役著成千上萬的棋子;
這些僕人互相攻訐、排擠,在惡鬥中成王,在王權中負傷;
不論他們如何負傷,死傷多少……卻永遠爬不到權力的頂端,
因為那個頂端只有無盡黑暗。
  
闇的工作就是讓他們敗壞,帶來更多死亡;

心靈或軀體的死亡。


光行者,在發臭的世界中潛藏著,即將蓄勢待發……
色慾貪

色慾貪

img044
那個方盒子。
 
就是色慾貪。
 
盯著它看太久,眼球會塌落形成黑色的空洞。
 
喪失心功能。
 
眼睛的黑洞只能吸入色慾貪。
 
知道不能這樣,卻還是緊盯著那個方格。
 
——–
【宇宙議事廳小記】
 
書中的內容非常龐大,應該是被太多當代思想植入的地球人突然一看會無法進入狀況。
 
但其實它的道理很明晰,就是在說人心的重建。
 
我一直覺得價值觀和內心比起物質來說更重要,因為當我們自己的內心都尚未清掃乾淨,就無法心物合一。
 
地球環境、人心重建看似兩個不相干的事,其實卻是緊密到我們無法想象;這個標榜著功利的社會到底葬送了多少赤誠夢想,互相競爭的慾望、利益爭取之下還要犧牲多少物種?
01. 光明的小種子

01. 光明的小種子

danceoflife小種子,你從哪裡來?

我從光亮的地方來。

 

小種子,你來做什麼?

我來地球大冒險哦!

 

不要忘記光明說,帶著紅色的心,踏上深藍的夢河

小種子閉上眼睛,緩緩的睡著了。

失而復得

失而復得

2007,2月1日。

3f254a1b 68365dd2

感謝貼心的小個Q_Q

這個未完成的雕塑雖然很粗糙,
臉型和眼睛的細部我都還沒有修過。

材料是陶土。

不過本尊現在頭也斷掉了Q_Q

下次的雕塑作業我會更努力的。(自己給自己出了功課~噗

好像是在大二的時候還是大三的時候做的吧 (遠目

BUFFY,INC. 2007 CREATED BY BUFFY

2007年1月25日夢

身上穿著厚重的鎧甲,像日本從前武士穿的那種。

腰際上配著一把白色的武士刀,在刀鋒上有著奇妙的刻紋,
身型長長的,上面有漂亮羽毛,長的很像鳳的東西。

 

聲嘶力竭的重複吼著 “預備,發射。"
我負責的是投石機,巨大的木架和鐵盤,上面有烤的火熱的巨石。
夢中很重要的人有兩個,一個在前線,一個在我身後再遠一點的地方。

左右兩側是山,敵我在山谷中間狹長的草地打仗,我軍在地勢較高的上坡。

敵方依序是騎兵、步兵、弓兵。

我很接近前線,我軍前線是步兵和弓兵,我在中間偏前的地方,
後面還有巨型的弓箭放射器。

到處有火光和濃煙,亂箭飛舞,黑鴨鴨的我們放過去、他們射過來。
週遭的下屬們有的也被對方的箭射中,有在身旁直接被亂箭射穿腦袋的。

不知道持續了多久,我幾乎沒有聲音了,只能乾吼著用手勢下命令。

不過對方也死傷慘重,比我們慘,騎兵幾乎都死光了,
弓的發射只能打到我們中間地帶的地方。

頂端幾乎打不到,佔在坡頂的我們比較吃香。

然後我方前線的軍士慢慢潰堤,跟我職位差不多的朋友慢慢被攻到我這邊來,
到我們都把腰上的刀抽出來死鬥。

最後對方是戰敗了,投降。

但是中間把刀刺入人體的感覺好噁心,又軟又韌,抽出的時候還會有西嚕西嚕的聲音。

還有混亂中刀與刀打在一起的聲響,及透過來的力道的酥麻感。

好像發瘋一樣一直在殺人…每個人都是,我自己也是。

沒有辦法抑止的,我自己都害怕的邊緣狀態。

眼睛連眨都不眨,持續著兩刀一個兩刀一個,刺抽、砍抽,
從腹部往上劃開、背對著我被刺穿的、雙手被砍下的…
我幾乎不看自己究竟殺了誰,只是一直不斷重複著揮刀的動作。

被訓練出的、一刀讓人斃命的動作。

最噁心的是砍下了一個人的頭顱,刀子劃過脖骨時連聲應碎的聲音隨然傳不到耳朵,
但是刀傳過來的感覺很真實,還有那些噴到臉上的血液。

我看到被我砍下頭的那個人,是14歲再多一點的孩子。

他的頭飛了起來,在空中落下。

眼睛透著淚水,整張臉好驚恐。

他看著我….

偽善的王子

他用一種友善的態度假裝著,

所有人都拜倒在他那優雅的氣氛裡。

 

每個人都相信他很美好。

可是暗地裡他把大家當作一種工具,建立他名聲地位的工具。

他背判了大家。

在黑暗中恥笑為他心醉的人。

我舉著真相大白的棋子,

群眾仍然不相信我。

他們認為我和我的同夥才是犯罪者。

他們無視我同伴上那一道道凌辱的血跡。

「王子殿下是不會那麼做的。」

好一個利害的王子殿下,或許要像他這樣才能統治世界吧。